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山语诗新闻博客资讯网

全球最大“暗网”黑市下线后来者会是谁?

发布:admin05-06分类: 体育新闻

  “96% 的互联网数据无法通过标准搜索引擎访问,虽然其中大部分属于无用信息,但那上面有一切东西,儿童贩卖、洗钱、致幻剂、、赏金黑客……”这段话出自美剧《纸牌屋》,但无法被搜索引擎找到的“暗网”是真实存在的。

  宇宙中可见物质为4%,暗物质和暗能量占96%,这个比例恰好和互联网上的表层网络和黑暗网络的比例相同。也就是说,我们每天浏览的网络内容仅占全部互联网内容的4%,而其余96%的内容是我们无法轻易获取的。

  “暗网”更确切的技术名字叫“隐藏的服务器”,这一概念最初源于美国军事机构。1996年,美国海军研究试验所的科学家提出一个构想,它的最初目的是让情报人员的网上活动不被敌对国进行监控,“在某个系统中,任何使用者在连接互联网时都会实时处于匿名状态,而不会向服务器泄露身份。”在这个系统中,保护数据的密码像洋葱一样层层包裹,于是他们将之称为“洋葱网络”。

  然而现在在“暗网”上,你会发现的大量令人惊骇的内容:黑客、毒品、军火、暴力、色情、等等。有人说“暗网”是罪犯们最爱的交易平台,也有人说,“暗网”是人性最丑陋的地方。

  虽然“阿尔法湾”被迫下线,但是它只是“暗网”上众多交易平台之一。7月20日,出席美国司法部记者会的欧洲刑警组织负责人罗伯特·温赖特就透露,就在1个月前,荷兰警方秘密接管了全球第三大暗网交易平台“汉萨”,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监控他们的犯罪活动。他们发现,在“阿尔法湾”被封杀后,用户开始寻找新的“暗网”平台,许多人转移至“汉萨”。“事实上,他们成群结队蜂拥而来,”温赖特说,“紧随着 阿尔法湾 被铲除,我们看到 汉萨 的用户数量增加了八倍。”

  除了美国、泰国和荷兰外,立陶宛、加拿大、英国、法国等国,以及欧洲刑警组织也参与了打击“暗网”黑市行动。欧洲委员会委员迪米特里斯在声明中称,“暗网”已经成为犯罪天堂,“这是对社会和经济的威胁,我们只能在全球范围内共同面对。”

  亚历山大·卡兹父亲对加拿大媒体称,他的儿子“是一个很棒的年轻人,没有犯罪历史和记录,从不抽烟、从不吸毒”,很难相信他会自杀,但美国警方并不会因为卡兹的死亡而放弃调查,因为该网站的钱包里目前还有很多虚拟货币,而该网站其他的运营者仍然可以取出这些“钱”,东山再起。

  这让人想起了世界上首个在“暗网”中交易毒品的平台“丝绸之路”,虽然网站已经不在,但是变种网站以及影响力仍在。2010年,著名黑客罗斯·乌布利希在“暗网”上创建了“丝绸之路”网站。随着“暗网”的蓬勃发展,加之乌布利希过人的反侦察能力,“丝绸之路”平稳地运营两年之久。在这个交易平台上,买家和卖家以比特币为主要货币,乌布利希靠每笔交易抽取10%的佣金,赚取了超过一亿美元。

  然而,伴随着被朋友出卖,以及联邦调查局介入调查,乌布利希和他的“丝绸之路”网站也随之覆灭。乌布利希本人被指控有洗钱、贩毒、网络黑客等七项罪名,最终被判处终身监禁。更加跌宕起伏的是,一位参与调查此案的联邦探员也收到了长达六年半的判决,因其在调查此案期间被发现偷盗了价值80万美元的比特币。

  让警方担心的是,“丝绸之路”的“品牌价值”并没有随着乌布利希被判处终身监禁而减少,甚至还有电影公司希望将“丝绸之路”及其创始人的故事搬上荧屏——之前有消息称,好莱坞电影公司20世纪福克斯拍成电影,命名为《等待暗网》,并邀请了著名的科恩兄弟来编写剧本。

  此外,“丝绸之路”的变种网站也层出不穷。2013年11月,“丝绸之路”升级版上线,它的创建者正是乌布利希的追随者本特霍尔。一年之后,这名曾经供职于Space X的工程师终于东窗事发,锒铛入狱。

  就在“丝绸之路”升级版被关闭不久之后,有人又创立了一个新的“丝绸之路”网站,不过这次“复活”并不顺利,因为不少用户发现,这个“丝绸之路”与之前的“丝绸之路”的相差太大,反而与“暗网”上的另外一个交易平台“Crypto Market”类似,因此怀疑是竞争对手的伎俩。

  自从“丝绸之路”开创了“暗网”上的交易时代以来,在“暗网”世界就不乏竞争者,已经建立起数不胜数的违禁品交易网站,例如“阿尔法湾”,“汉萨”等等,当然,还有之前提到的“Crypto Market”。

  这些交易平台就像荒野中的杂草一样,虽然屡遭打击,但是野火吹不尽,春风吹又生。因为这种匿名的商业形态难以受到法律的管辖。那些蔑视法律的人,永远会寻找方式集结在一起,他们如果不是在“丝绸之路”上,就是在其他的网站上。就像“阿尔法湾”下线之后,用户涌向“汉萨”,它们的竞争者随时准备着取代对方的位置。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暗网”研究专家保利指出,这次关闭两大“暗网”的行动“前所未有”,但出现新的暗网平台填补“阿尔法湾”和“汉萨”留下的空白可能只是时间问题。他说,暗网问题很难解决,原因中最重要的一点可能是跨国犯罪的复杂性与多层匿名机制的复杂性结合到了一起,“暗网所构成的威胁不受地域限制,因此中国可能与其他国家一样面临危险。”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