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山语诗新闻博客资讯网

要享受就不干这事了

发布:admin05-21分类: 军事新闻

  “当了几十年的局长,现在要卖花椒酱了,一瓶二十、一瓶二十地向人要钱,刚开始感觉啊,这脸啊,都没地方放了!”

  张灵敏,曾任芮城县城建局、文化旅游局局长,2017年退休。如今,他办了一家生产花椒酱的企业,要为当地的花椒产业增添一个新的“消化”途径。

  一个在当地颇有影响力的领导干部,如何选择更有意义的生活,如何实施二次创业?他的特殊经历,能为我们打造良好的营商环境提供哪些不一样的视角,对于我们的社会管理与服务又能提供哪些新的思路?

  20年前,他在芮城县阳城乡当乡长,根据安排,要在全乡各村大面积推广栽植花椒树。作为1977届的山西农大毕业生,他清楚当地的土壤、气候等条件,都适合栽种花椒树。

  可他懂不代表村民们懂,很多村民并不吃他那一套,软磨硬抗就是不见动静。当时年轻气盛的张灵敏狠劲一上来,领着人到了村里,在老百姓家的小麦地里,直接犁出一条用来栽树的壕,然后跑到县城拉来花椒树苗,一家家地送到村民门口。白天他看着村民将花椒树苗栽到地里,可到了晚上,一些村民心中不忿又偷偷地拔掉。第二天张灵敏知道了,又到地里逼着村民再栽回去。

  前年他刚退休不久,有一次吃饭的时候,同桌一个已经是当地的领导干部的人对他说:“张局长,你不知道,当年你在我们村逼着我们种花椒,我都在晚上偷偷拔过树苗啊!”

  嫌工作推进慢,张灵敏每天骑着乡里的幸福250摩托车,一路黑烟地天天往村里跑。“当时村民们背后都叫我‘日本人’,我一进村,有的村民直接就把门关了!”他笑着说。

  几年前的一天,一个人拿着一包东西,突然直接闯进了他的家里,开口就问他还记得不。来人是阳城某村的村民,他介绍自己曾经因为种花椒当众骂过张灵敏,如今吃了花椒的利,打听了好久终于知道了他的住处,就包了一包花椒过来感谢他。

  其实,当年因为种花椒明里暗里骂张灵敏的人多了去了,他哪里都能记得?但这事给他一个启示,就是只要给老百姓办事,不管时间多久,人们都会记着好。

  感慨之间,他已60岁,到了正式退休的时候,以后大把的时间干什么,成为摆在他面前的首要问题。

  “几十年了,每天早上夹着个包包出门上班,这一下子退休了,出了门都不知道去哪儿了,真是失落、迷茫啊!感觉活了一辈子,忽然找不到方向了,觉得自己成了多余的了,成了一个废人了!”张灵敏说。

  事情是肯定要做的,就看做什么了。起先他想开个公司,但熟悉的领域瓜田李下怕人说闲话,不熟悉的他又不愿弄,只能作罢。后来他又想开个饭店,连饭店名称都起好了。但一天他了解的事情让他改变了主意。

  这两年芮城的花椒产业效益不错,但椒农们碰到了一个难题。花椒这东西,收购商非常看重颜色,红与不红收购价几乎相差一半。天老晴着花椒不红,老下雨也不红,只有晴上一段时间下场雨,马上就红了。摘下的红花椒必须很快晒干,否则颜色就会变成乌乌的,卖不到好价钱。

  如果是卖鲜花椒的话,就可以不用管颜色了。可鲜花椒能做什么呢?酱,对,用花椒做酱嘛。

  灵感来源于生活。生活中,张灵敏从不讳言自己是个“吃货”,爱美食、好做饭,没退休之前,他没事就在家里手工做酱,朋友觉着好吃他就多做一些,有时做多了也卖一卖,但那都是“玩票”性质。退休后考虑要干什么,想了一大圈,最后还是回到眼前:既能发挥爱好,又能为阳城群众做点事情——每每想到自己年轻时当“日本人”的事,总觉得欠村民点什么。

  就这样,当年逼着村民种花椒树的“张乡长”,退休之后,成了走村串户拎着口袋收购花椒的“张总”。

  “干了几十年局长了,忽然卖起东西了,还20块20块地向人要钱,这脸往哪儿放啊?”张灵敏说。于是,第一个建议他退休后主攻花椒酱的朋友,被他直接怼了回去:“滚一边去,我还要脸呢!”

  最终,老观念还是败给了时间,败给了对退休综合征的恐惧。“把脸一抹”,张灵敏纵身一跃,芮城县多了一个大龄创业者。

  在别人看来,张灵敏完全不用纠结。有啥过不下去的?儿女们都成家立业了,都有非常不错的工作,他自己还有着退休金,一大家人只有未上学的孙辈不挣钱。这么好的条件,还要啥?不就是人们羡慕的“大把的时间,去浪啊,快活啊……”吗?

  “我现在60岁,就按活到80岁算,还有20年呢,总不能天天逛、天天耍吧?总要做些事情吧,我害怕我在80岁的时候后悔60岁没有奋斗!”张灵敏说。

  像所有的创业者一样,他进村入户一家家地收购花椒,鞍马劳顿一个个城市地参加展会。这个人们嘴中的“张总”,其实“白天是门卫,晚上是保安;进了厂门是技术员,出了厂门是推销员”。

  形容退休之后的感觉,他说:“就一个字:忙!别人说我精神好,我现在是忙得都顾不上死,哪还顾得上生病?”

  事业使人年轻,理想催生激情。他家离工厂骑电动车也就三分钟路程,可他很少在家里过夜。有一天他回到家,晚上下雨了就没回厂里,可睡到半夜怎么也睡不着,最后他干脆穿上衣服又回到厂里,躺在厂里的小床上,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在北京参加展会,50块钱一间房,他还找了两个人合住,每人十几块钱。便宜房晚上过了22点就停暖,把他冻得一夜醒了好几回。白天在展厅,到了12点他就熬不住了,取张报纸往地上一铺就呼呼睡去。随行的人将照片拍下发给他的儿子,儿子电话打过去直数落,生怕他折腾出个好歹。

  “我不是掏不起那钱,我就觉得,既然是创业,就是要吃苦呢,要享受就不干这事了。再说,创业者的钱哪个是富裕的?还要用到正经地方呢!”他解释道。

  苦的背后,如果没有幸福,没有那种可以无视各种苦痛的发自心灵深处的幸福,那种对苦如饮甘饴的举动简直就是对智商的侮辱。

  进村收花椒了,算下来他的价格比市场上只高不低,椒农们抓着他的手直往家里拉:“张乡长,进来嘛,进屋吃个柿饼!”

  描述着那种场景,坐在床沿上接受采访的张灵敏,头抬得高高的,脸上全是得意,两只悬空的脚晃动得更快。

  “以前当局长下乡检查,前呼后拥的很热闹,但现在想来,真没有那种抓着手往家里拉的真实。我也知道,以前人家敬的是‘张局长’,现在敬的才是我‘张灵敏’。”

  前段时间他开着车去北京参加展会,返回到河北保定满城高速服务区休息时,碰到了服务区的一个保安,聊了一会,还卖出去了6瓶花椒酱。前两个月,那个保安直接开着车来到芮城找到了他,说吃着好吃,又买了48箱合计一万多块钱的花椒酱。这下把张灵敏高兴的,管饭管酒还管住,最后又另外赠送了两箱。那人还专门写了一首“京昆撞大运,高速两相识。只为椒麻香,不辞万里寻”的诗发给他,惹得张灵敏见人就拿出来念一遍。

  今年大学生入学前,张灵敏为芮城县考入大学的1600名学生,每人送了一瓶花椒酱,还专门做了一个彩页,彩页上他写道:“愿你们带上椒酱入学堂,打开椒酱忆故乡。记住家乡的炊烟,记住芮城的青山……我在芮城企盼着与你共建美好家园!”

  张灵敏总结说,他一辈子上班挣工资,用着党给的资源和权力为群众办事,而退休之后,他才真正是凭着自己的能力和努力为群众办事。就是这种不一样的成就感,让他成功避过了退休综合征,甚至连党组织关系也没往老干部管理部门落,而是坚持转到了工厂所在的“芮城县中小微企业创业孵化基地”,还被选为了党支部书记。

  甚至,他还拟了一首诗来激励自己:“辛辛苦苦六十载,风雨人生到残年。学鹰断喙浴重生,凌霄展翅二十年。”

  采访中,他的电话响了,接通后他“嗯嗯嗯”几句,回答说:“我还在太原呢,没有回去,不好意思啊!”放下电话他说,是一个通知开会的,也不是啥正经会,都是为了收钱呢。

  其实这种电话充其量只能算作骚扰,在创业路上,他与其他人一样,同样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困难。在一些困难面前,哪怕是他这个当了几十年局长的人,也同样束手无策。

  在北京参加展会,他认识了四川某县一家参展的民营企业负责人,那个负责人进京参展,坐的是飞机,机票是县里买的,到机场是县里送的,到了北京的宾馆也是县里负责的,场馆也是县里出面联系的。

  “人家是飞来飞去的,我是住地下室吃方便面。你不知道,听人家说着,我的心里羡慕得要死!”张灵敏说。

  毕竟是做过领导干部的人,说话极有分寸。但记者也清楚,他对别人的待遇有多“羡慕”,自己心中的期望值就有多高。

  到一个政府部门办手续,按正常需要乡镇站所—机关科室—副局长—局长—办公室,总共5道手续,如果这个在那个不在的话可能得一周才能办完。他跑到局里,刚好局长认识他,人家直接将相关人员叫到一起签了字,还表示“其他手续系统里流转就行”。就这样,别人可能需要一周的时间,他只用了20分钟。

  “这样多好,内部流转可以让办事群众少跑路啊!”他很感激这个熟人局长,逢人就说好,但他也知道,那种“高效”仅仅是对他这种人的特例。

  其实,现在好多单位都实行了这样一个入口、体系内流转的办事流程,并不需要办事群众一个个关口亲自跑了。

  退休之后,离开了管理岗位,张灵敏转变成一个被管理者,以前熟悉的事情自然有了不一样的感悟。

  以前他当局长下去检查时,常常会对被管理者说:“我们的人有什么地方不对的,你不满意的,直接跟我说,我收拾他!”被管理者不给他说私下说怪话他还不理解。现在,成了被管理者的他有了更深刻的反思:“群众监督是推动工作的重要抓手,但要用好这一抓手,必须构建一个真正接地气、有实效的科学反馈机制,否则是落不到实处的。”

  做了企业之后,他更能体会到效率的重要性。作为行政单位,今天太忙了可能会把一些工作推到第二天再做,可对于企业来讲,早一天办好早一天投产事关重大。无论在哪里,效率总会是一个好的营商环境的核心要素。

  对张灵敏而言,有时碰上效率低了也能理解,因为在几十年的工作中,他也是这样干的。“不是说谁刁难谁,管理部门对我还是挺照顾的,但一些流程真的还可以更优化的。说到底,这是顶层设计的问题,有时候也真怪不着实际执行的工作人员。”他说。

  政府部门服务的理念更深入细致些,更设身处地站在企业的角度来思考处理问题,政策信息传达得更详细及时些,扶商与招商并重……这些更深层次更进一步的期盼,张灵敏总结为一句话:政府服务不仅要讲态度,更要讲专业,这是深层次改革的新要求。

  “我怕现在不努力不创业,等我80岁的时候会后悔在60岁的时候没有奋斗!”

  就像这句话,在芮城采访时,张灵敏身上给人最大的感受就是精气神,那是一种原本属于年轻人的朝气与冲劲。

  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则新闻,一个30多岁的高速公路收费员,因为机构改革失去了工作岗位,她对着记者的镜头发愁地说:“我这一辈子就只会收费,不干这了我还能干什么呀?”

  一个怕80岁时后悔而在60岁开始创业,一个仅仅30多岁就未老先衰感慨人生已成定局。这是理念的区别,也是指导行动的人生观的区别。

  这是一个奋斗的时代,每一个人的每一个幸福都是一天天奋斗出来的,都是一次次撸起袖子干出来的。这样的时代,这样的创业氛围,人可能只有两类:一类是干的人,一类是不干的人。

  一如关于植树的金句:栽树最好的时机是10年前,次好的时机就是现在。创业也是同样,一个已经退休,按传统思想就要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老人,也可以开着面包车天南海北地跑展会、卖产品,我们这些年轻人,有着大把的时间和大量的试错机会的年轻人,有什么理由“为赋新词强说愁”呢?

  具体到每一个奋斗的个体,且不说国家整体经济的走势,不说地方区域的营商环境,最重要的是一天天一个接一个地解决面临的问题。仰望星空很重要,但最终还是得脚踏实地。对于创业者,可能99%以上的时间与精力都要用在今天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和明天又出了哪个问题又怎样解决上。从后往前看,成功的企业是一个成功接着一个成功,一个胜利接着一个胜利,一条笔直大道顺顺当当地通到了罗马。但在创业者真正一天天度过的时候,还不是照样一个错误接着一个错误,一条弯路接着一条弯路?就像张灵敏,一个城市接一个城市,一个展会接一个展会,一瓶花椒酱接一瓶花椒酱……创业路上哪有高铁动车,有的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的台阶。

  有人分析,美国经济发达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最优秀的人才在创业、在做自己的事业。而中国,很多特别优秀的年轻人,从四堵墙的校园内出来,又进入了同样四堵墙的机关单位。青春的火花没有飞溅起来,就开始了风平浪静的沉淀。

  当然,为人民服务不分岗位,千人千性也人各有志,但从整个社会来讲,营造一个有利于创业、激励人创业的社会主流舆论,营造一个有利于大众创业的完善的营商环境,营造一个科学的高质量的创业服务保障体系,才能让所有的人才都人尽其才,才能让所有的智慧都灿烂发光。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张灵敏因为身份的转变,体会到了管理与被管理之间的微妙区别,也对微观的管理方法与策略有了自己的看法。但是,这种因为自然原因才完善的心理共情与设身处地的能力,应该延伸、拓展成为一种自觉、习惯,甚至是一种工作合格的标准与要求。这是视角和站位的新转变,这是从个体觉醒到全局推进的新需求,同样也是新时代对管理者专业化的新要求。

  当“局长们”不用亲自创业就能清楚创业者的所思所想,当网状的社会管理体系与点状的个人奋斗行为形成良性的互动——那一天,我们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才会真正的、彻底的、完全的发挥出政策预设的活力!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